每一天都是前所未有

MENU
首页 单车 照相馆 体验馆 我们 SOMELIFE
首页 > 资讯 > 挪威公路骑行(上):巡海

挪威公路骑行(上):巡海

2015-04-11

14596

大西洋路


沿着美丽蜿蜒的公路骑行,迷失在高山、峡湾和广袤的世界之中,刹那间你会明白为什么自始至终都没看到汽车和路上的坑洞,那是因为这里只有两样东西——梦幻般的公路和你自己。这就是挪威。要说这个国家和自行车有多少关联,如同高台滑雪之于西班牙一样——毫无。尽管如此,挪威人独特的视野让他们建造了一条条坦途,上至高山峡谷,下至小岛海岸……这些让它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骑行天堂!


有时,这些公路貌似没有路标和终点,这也恰恰是它们不知不觉地被证明是绝佳的骑行地的原因。挪威公路的建设者很少会真正了解他们留给骑行者们的这些杰作,大量的车友也一样对这些公路一无所知。总而言之,每个思路正常的单车爱好者都会选择那些离家近的、靠谱的骑行地吧,比如阿尔卑斯、白云石、比利牛斯这些被骑了千百遍的地方。但是为何不来点儿新鲜感呢?叫上几个小伙伴,上车出发,去探索未知的骑行道路。为何不放弃那些毫无新意拥挤公路、舒适的天气,而反其道而行之,去探索北欧呢?


三个小伙伴


这次骑行我们有三个小伙伴:Karol,Wojtek和我Szymon,两个学生和一个来自波兰的博主。在这个8月,没人渴求成绩、装备这类看起来应该是这个月份最重要的东西。我们把心率表、功率计这些没有必要的玩意儿全都扔在家里没带;把什么训练计划、比赛排名这些干扰我们三个完美主义者完成这次骑行的一切都抛之脑后。只是一路向前,远骑挪威,在梦想之路上探索冒险!这次计划非常简单,就如同把J-Rod放到到一个爬坡赛段上一样。两个从黎明到黄昏的骑行路段,一个是在海边,另一个是山里,两个都尽量远离那些有名的旅游景点。我们不再纠结,计划越少乐趣就越大!其实我们离最佳状态差的太远了,最夸张的属Wojtek,他睡过了头,错过了自己的航班,结果两天后才和我们会合。我们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天气越来越糟,而大家却没时间在那里坐等雨天过去。


黑云压城


然而我们意识到,在挪威的气候条件下,下雨是无法避免的。不得不说看到“黑云压城城欲摧”这样壮观的景象时,我们还是有有点担心的。但是对无法改变的事实抱怨是没有意义的,那么就继续做该做的吧!


闹钟在一个特别二的时间响了起来,外面依旧一片漆黑,都不用开窗去看外面是什么天气,因为雨的声音就已经告诉我们全部信息了。我们试图无视这个现实,在等其他几个伙计一起上车之前,我吃了点早饭。现在的方向——莫尔德(Molde),我们两条骑行路段的共同起点。


挪威的海


莫尔德以“玫瑰之城”而闻名,但是我们感兴趣的却不是玫瑰。这里有更好的选择——莫尔德全景——据说是能在Varden观景点看到222座山峰。但是我们没打算去那儿,原因有二:一是现在的天气状况下,它们全都藏在云下,二是没有了咖啡因,我们睡眼朦胧,好困啊!山顶上倒是有个咖啡馆,不过没用,因为它已经关门了。


上Varden的一段土路


要到达这里得爬5km的大陡坡,一段是柏油路,一段是土路,坡顶上的咖啡馆旁边还有个停车场。


骑行路线


今天我们计划沿海骑行,想穿越整个大西洋路(Atlantic Road),然后绕行Averoy岛一周,共222km,里程数和刚才说的莫尔德景观山峰的数量一样。


我必须承认自己不是一个长途骑行的爱好者,而且我从来没骑过这么长的距离,不过这并没有让我不爽。因为在这么美丽的风景的包围下,要不爽真的太难了。你只会感到无比美好,而且在某个瞬间你会觉得自己所经历的可是世界上最美的公路!


大西洋路


大西洋路,这是个听起来非常严肃的名字。大家对它的了解基本上都来自那些令人惊叹的照片。这条路在岛与岛之间蜿蜒曲折,一条条弯曲的桥将小岛们连接起来。这一切都是那么的让人难忘。不过有一点是你在照片里完全感觉不到的,那些照片的拍摄角度都是从山顶上鸟瞰,所以摄影师都得爬上去。但是你既不是鸟又不是“飞毛腿”摄影师,你是个把自己坑惨了的骑行者,而且用了高框轮,追悔莫及啊!


大拱桥


你懂的,别人的建议总是有无尽的推动力,这让你有再大的痛苦也能忘却。你只会觉得自己身处奇境,完全不会再去想那个关门的咖啡馆,也不会注意到不停吹打在面颊上的凌冽寒风。在尤其是在Storseisundet的风,吹得我们极其痛苦,这是个角度很大的拱桥,到达顶端的时候,我们才真正明白什么叫“窒息”。


风景多变


绕圈骑完魔幻般的Averoy岛以后,景色仍然是每五分钟一变,而且我们竟然碰到了一只又一只羊驼,而不是挪威典型的麋鹿。一路上都在逆风骑行,不过这样其实更好,你可以因此而放慢速度,这样的话,就可以慢慢地欣赏美景了。我们决定走辅路回到莫尔德,这个决定让我们体验到了骑辅路的嗨皮之处。无论这些路是通向何处,小镇或是小房子,柏油的路况总是相当赞,你可以看到无限的美景,并且路上基本上没机动车行驶。这就是挪威所独有的,骑行辅路,你总是能找到梦想中的那条,就这么简单……


回到莫德尔的时候我们都已经虚了。但是我们还是继续去爬了Varden的那条坡,Karol瞄了眼他的佳明说:“我们222km的计划搞不定了。”那如何是好,只能爬完这个“夺命坡”然后光荣地回去吧!


之字形


顶着海风骑了一整天的200km后,Varden看起来更陡了,而且挂最大的飞轮,走“之”字形都觉得爬不上去。我心里暗自庆幸,还好自己用的是压缩盘。


到达坡顶


爬了N久,终于到了坡顶,我问Karol现在骑了多少了?他回答:“230……”


《挪威公路骑行(下):转山》链接


图片提供:Piotr Trybalski

责任编辑:Leoric

特别鸣谢:Biketo.com


喜欢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