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设计,是技术,是对一个时代的尊重

MENU
首页 单车 照相馆 体验馆 我们 SOMELIFE
首页 > 资讯 > 猫伯爵专栏丨藏

猫伯爵专栏丨藏

2015-08-29

505421


ISSUE 03 small.jpg


记得小时候每逢暑假,我都会跟母亲回她在山东的老家探亲。到家后我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试图找出去年夏天离开时我所留下的玩具。外公外婆的家有上下两层,大小房间众多,我一边想着“如果我是大人,我会把玩具收到哪里?”一边在纸上罗列出所有可能的地点。然后便拿着这自制的藏宝图,将可疑的抽屉橱柜一一开打查看,直到把玩具找出来为止。

 

对于一个五、六岁的孩童而言,探索一个陌生的大房子就足以让人兴奋不已,而开始读书以后,受到《地心游记》《海底两万里》之类作品的影响,我对寻宝的憧憬便一发不可收拾,时常幻想着什么时候也能来一场正真的冒险,在世界某个角落发现不为人知的伟大古代宝藏。

 

可惜和大多数在城市里长大的孩子一样,我年少生活的大部分时间最终都不得不花在了枯燥的学习上,同时我对现实的了解越多,也越清楚地认识到,小说与现实巨大的差别。二十一世纪很快到来,世界上能被涉足的角落几乎已被人类探索一空,而那些神秘如深海,或者孤绝如极地冰川无人荒漠的地方,又绝非我这种等闲之辈随便报个旅游团就能去到。但即使如此我仍不甘放弃,仍时常幻想要如何在平凡无奇的生活里,上演哪怕一点点那些令我神往的冒险情节。

 

例如一直以来,我都非常希望能在家中拥有几个古墓城堡里的那种机关暗门。例如抽出书架上的某一本书,架子便会整个翻转,从而露出藏在背后的密室。或者当有小偷闯入家里时,安装在走廊上的铁栅栏就会掉下,并从门后射出暗箭。然而令人失望的是,现实生活里,在二室一厅的高楼公寓书架背后转出来的密室,很有可能是隔壁邻居家的厕所,这样的密室还真是不要也罢。更别提那些需要动刀动剑的疯狂想法了,先不说最后是否能起到防盗效果,很有可能还没等我削完一根暗箭,就已经被父母以胡闹为由打成了肉饼。另外我还时常寻思的一桩事就是,若哪天我真得到了一个价值连城的宝贝,这个宝贝同时还被其他一伙人盯梢着,那在能安全转移或者变卖之前,我到底要把它藏在家里的什么地方才是绝对安全呢?首先抽屉橱柜之类的家具内部,都太容易被搜查。接下来,那些让人难以搬动的重物下面,比如:冰箱底部,大衣橱底部,浴缸底部等等,也许可以让单独作案的入室抢劫强盗扑个空,但面对专业的搜查人员还远远不够。跳出日常逻辑后我发现,一般被认为已经成为整个房子一部分的东西,例如:插座盒,门窗框,台阶里面等,都是藏东西的好地方。另外通常会被人默认为实心的物体,像是桌腿,椅腿,床头板,在挖空里面后也都能变成不易被人察觉的藏物空间。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的白日梦,我渐渐发现人们的思维定势是多么牢固,并开始意识到家的可能性是多么多种多样。例如我发现如今大多数的书架深度都比一般书的宽度要长出很多,所以如果把所有书都往前移一点,在后面就可以轻松制造出一个不宜被发现的隐秘空间。在家里制造“书架密室”这种大型机关虽然可能性极低,但这种简单的“隐形双层书架”还是很容易就能搞定的。还有在勘察厕所时,虽然我否决了将抽水马桶水箱通电来制造安全保险箱的可行性,但也借此得出了在水箱里储存啤酒,能冷藏省水一举两得的心得。在发现床底下无法藏人的同时,也意识到跟我差不多高但是比我扁很多的东西也许能放得进去,于是意外地找到了家里那把折叠梯更好的归宿。

 

虽然现实中我从未拥有过什么值得一提的宝贝,但我还真有过不得不挖空心思地在家里藏东西的经历,那就是在处理不及格考卷的时候。由于当时我没有自己的房间,书桌和抽屉也是和家里人共用一个,所以无论计划把考卷藏在哪里,都有可能随时被父母发现。我也曾想过“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而试图把卷子藏在父母床垫底下,但最终还是觉得这也实在太危险了。在排除了无数可能性以后,我终于发现了自认为最安全的藏匿地点:家里的一套儿童百科全书当中。记忆里这套百科全书自打从书店买来后,就一直放在书架上积灰,别说父母,就连我自己都很少翻阅,在这又厚又重的百科全书里面夹藏一张薄薄的考卷的做法,显得无懈可击。于是每当有惨不忍睹的考卷发下来,我就会趁父母不在家的时候,偷偷把它夹进百科全书的某一页里。

 

但这样在家里偷藏东西的行为往往都只有一个结果,就是因为藏地太隐秘,最后竟然连自己也忘了个一干二净。如今这套儿童百科全书还在,可是早年那些藏在里面的考卷却一张都没有了,也许是我后来又取走了,也可能是被父母暗中发现了拿了出来,但由于事隔太久如今已无从考证。东西彻底消失了也就罢了,可怕的是有时候它们还会突然出现。

 

记得大学暑假的某一天,大扫除中我在自己书桌柜子的最深处发现了一个来路不明的黑色塑料袋。我既想不起来是谁把这个塑料袋放在那里的,也不敢打开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甚至接下来的好几天我都不太愿意接近这个柜门,因为我好像依稀模糊地记得这个袋子里装的,似乎是什么不可告人的可怕的东西。直到好几天后我才终于鼓起勇气,带着手套用夹子把这个塑料袋从柜子底部取了出来。可打开一看,里面竟然只是一包碎纸片,碎纸片上有着密密麻麻的文字,似乎是从什么书上撕下来的。一时间所有记忆猛地浮上水面,原来那是初一时班里某个女生偷偷借给我看的一本言情小说,当时从未看过言情小说的我在看到一半时,突然被里面描写男女亲热的场面惊吓到,羞愧不已的我又害怕万一被父母知道自己看了“黄书”后果将不堪设想,于是决定把书撕个粉碎,毁灭证据。不知道各位有没有过撕书的经历,要一页页撕完一整本书可是相当累人的,我记得自己好像花了快一个小时才把整本书撕完,而且撕下来的纸片会比书原来的体积大出好几倍。出于这个原因我又一时无法将这堆垃圾在父母不发现的情况下扔掉,最终临时决定先装在塑料袋里藏起来再说,而且到底第二天我还得撒谎骗同学不小心把书弄丢了,简直就给自己找麻烦。这少女时期荒诞的行径,如今想来既幼稚又好笑,没想到不但我当年这一藏就藏出了历史记录,还成功地顺便把十年后的自己吓了个半死。

 

所以这篇文章的读者们,如果你觉得如今能去天涯海角寻宝冒险的机会越来越少,而日常生活又不够刺激的话,不妨可以尝试在家里的隐秘处随便藏点东西,然后尽情地遗忘,这样就可以在未来某天意外发现时,体验一把这出其不意的喜悦(或恐怖)。如果你还是特别爱追求刺激的人,那我建议你可以挑战藏点有机物品,因为就在前几天,当我偶尔在厨房角落找出一包不知哪年放在那里的香菇时,它们已经全然进化到了一种仿佛外星生物的状态了。




作者:猫伯爵

本文系heysome.com独家出品,转载请注明作者与来源



标签: 猫伯爵
喜欢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