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设计,是技术,是对一个时代的尊重

MENU
首页 单车 照相馆 体验馆 我们 SOMELIFE
首页 > 资讯 > 猫伯爵专栏丨逛

猫伯爵专栏丨逛

2015-11-16

587713


ISSUE 08 small.jpg


每个人都有自己放松心情的小乐趣,对女生而言通常就是逛商店。现在连网店都设计得似乎可以“逛”了,常常看了半天店主的心情故事、人生梦想,以及各种小清新日记幻灯片后,才想起来这家网店是卖热水袋的。


虽然我也很爱逛商店,但却十分苦恼在实体店里有时不得不经历那莫名的消费压力。每当我拿起一件物品,就似乎能感到背后店员店主射来的那道,仿佛在说“买吗买吗买吗?”以及“小心轻放别给我弄坏了”的灼热眼神。如果一时紧张没稳住立场,顺着店员的推荐答应了试穿试用,那就如同在饥饿的鲨鱼群里滴下一滴鲜血,服务员们会“呼啦”一下将你团团围住,展开殷勤地让人颇为恐慌的上帝式服务。在经历了各种轰炸般的赞美之后,若最终你也买了东西那还算是圆满收场,姑且不说这东西是不是被忽悠买下的。可如果出于理性的考量,你还是决定不买不适合自己的东西,那在谢绝店员的同时,你也同时树立起了一幅“我是浪费时间的顾客”的拉仇恨旗帜,得随时准备好承受店员那假面微笑背后唾弃的眼光。此时此刻对方一句淡淡的“没关系”在你听来基本等于“你可以滚蛋了”,再加上内心深处涌现出的对于麻烦他人的内疚,对自己当初立场不坚定的懊恼等等,基本就也再无心购物,一心只等着趁有其他客人进店,店员注意力被转移的那一瞬间——拔腿就跑!


当然,也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脸皮这么薄,常常心思重重。我就曾有一位可以说在逛街方面天赋异丙的女性友人,她非但从不自我怀疑,而且还能做到在试光店里所有鞋子后,在一双都不买的情况下,还坚持要严肃地指出店主销售理念的弊端。我至今仍深深记得,那家店的主人是怎样愤怒地双手叉腰,站在店外破口大骂:“你再也不要来我们店里了!我们不欢迎你这种人!”而与此同时,在我奋力的拖拽下,友人在与店主渐行渐远的同时,还坚持不断地回应道:“又不尊重客户又狂妄自大,东西又贵质量又不好,这样的店是开不长久的!”


所以也因为不堪承受诸如此类的购物压力,众人皆知的IKEA宜家便在这几年来逐渐成为了我为减压而逛的场地首选。


记得《老友记》里有一集,Phoebe瞒着Rachel在一家SPA里当按摩师工作时,不巧又遇到来Rachel本人前来按摩。明知事情已经败露,但Phoebe还是硬着头皮变着口音谎称自己是瑞典人,而当Rachel对此质问起“既然你是瑞典人那你叫什么名字?”时,情急之下的Phoebe只好胡乱回答:“额……我叫IKEA。”和Phoebe一样,从未去过瑞典的我对这个国家的认识极其有限,除了其闻名世界的品牌宜家外,关于他们我还知道的就只有他国的特色美食是肉丸子果酱了。等等,这好像也是通过宜家的餐厅才知道的。


我如今已经想不起来,是从什么时候养成了有事没事就爱去宜家闲逛的习惯。大概是从小到大一直都没机会按照自己的意愿布置房间,因此在这个怨念的作祟下,长大后我对家居家装等事便体现出了莫大的热情。从心理学而言,往往越被压抑的童年愿望,在成年后爆发出来时就越会呈现不可阻挡的疯狂趋势。最夸张的时候,我甚至能在宜家里耗上一整天。一大早先在咖啡厅里吃个早餐,开始认真地逛一轮样板房,保证每存土地都踏遍地晃悠,在这个沙发上坐坐,那个床上躺躺,饿了再回去餐厅吃顿中饭,然后继续逛楼下的零售市场,直到商场打烊。


虽然这听上去有点疯狂,但着实对我而言是个减压的好方法。因为无论你在里面耗上多久,都不会有保安来警告你“不买就不要看”,就算把样板房的抽屉一个个打开再关上再打开,也不会招来店员异样的眼光。当然也没有贴着你屁股后面怕你偷东西,或者见缝插针地推销产品的售货员。另外在宜家商场里,基本上每个样板房里的布置品都能以零售的方式买到,不会出现那种“注意:画面里的沙发,地毯,墙纸,花瓶,抱枕都是非卖品,我们卖的就是桌子上那一只笔。”这种令人抓狂的情况。实在是让人欣慰。


而逛宜家最让我乐此不疲的,便是一边浏览着各种风格迥异的样板房,一边在脑海里构想它们的前世今生。


就拿左手边的这间屋子来看,深色稳重的家具搭配着看似昂贵的真皮大沙发,空间虽然宽敞但似乎也缺乏一些人情味,似乎是属于某个单身银行家。“他一心扑在工作上,虽然花钱请了设计师精心设计了卧室客厅,可却很少有时间享用。然而一个月前在前往澳大利亚的商务旅行途中,他突然决定辞去高薪的工作留在当地学习冲浪和潜水,于是这间房间准备卖掉,一切物品都没有带走,只打包了随身衣物,仿佛从不曾在这里住过。”我一边想象着这位开始全新人生的银行家在海边晒太阳的情景,一边打开所有抽屉幻想也许能发现点有意思的东西,比如他留下的遗嘱或者手枪——当然这么戏剧化的事情从未发生。


再看右手边:这是一间粉红颜色主题房间,蕾丝窗帘下放置着一张奶白色的化妆桌,无数抱枕覆盖了床面将近一半的空间,显然主人是女性。“他已经和她约会半年了,他很喜欢她,也曾讨论过要搬到一起住。可他唯一受不了的就是她那粉红色的卧室,像住在巨大的棉花糖里让人透不过起来。到底要如何说服她改变装修却又不会惹她生气,一边轻抚身旁熟睡的女友,他一边苦苦思索着。”嗯,我看着这片粉色碎花图案的床单,仿佛可以感受到这位小哥的烦恼。


于是就这么一路边看边在脑内上演成人版过家家的小剧场,逛宜家的时光也渐渐流逝。而由于整个商场采用的是封闭式设计,没有窗也没有钟,有时在里面走啊走啊,很快就让人完全丧志了感知时间的能力,常常我以为自己只逛了一两个小时,可出门一看竟然月亮都出来了。有时我庆幸还好宜家不是24小时开放,不然很有可能哪天真的上演浦岛太郎的神话故事。比如某天在我离开宜家后发现人世间斗转星移,竟然已经过去了好几个世纪,路人们开着飞车在空中往返,科幻世界里的高楼大厦鳞次栉比。而当我打开那蓝色的购物袋,只听“嘭”的一声,一阵白烟散去,我已然变成了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





作者:猫伯爵

本文系heysome.com独家出品,转载请注明作者与来源


标签: 猫伯爵
喜欢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