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设计,是技术,是对一个时代的尊重

MENU
首页 单车 照相馆 体验馆 我们 SOMELIFE
首页 > 资讯 > 猫伯爵专栏丨记

猫伯爵专栏丨记

2015-12-05

673426


ISSUE 09 small.jpg


人与纸笔的关系已经牢固地维持了上千年,每当我们有了想法,总会再自然不过地拿起纸笔记录。可随着智能手机等随身电子设备的普及,似乎这一古老的书写模式正面临巨大的改革冲击,没了手机电脑,人们好像无法正常记录生活了一样,甚至有不少人预言传统手写的时代将在十年内一去不复返。可对此我却始终抱有怀疑,因为经观察自己日常生活中的一些小事我发现,电子输入虽然看似便捷,但要实现这种便捷所需的前期准备,有时却大大繁琐过简单的提笔写字这个动作。

 

我个人以为,记录的一大需求,就是能在当下立刻进行,若错失了“当下”这个宝贵的时机,就可能会与那些瞬间迸发的感悟与灵感永远地失之交臂。我们都经历过这种,眼睁睁看着一个想法即将在脑中消失,可同时周围一支笔和一张纸都找不到的崩溃时刻。而电子产品的诞生,却也没有在本质上好好地解决这个问题,反而创造了很多新的麻烦。

 

挡在“当下记录”之前的第一位大汉就是手机或电脑的解锁密码,为了保护隐私和个人信息,大多数人都给手机设置了开机密码、指纹验证等功能,就算你没有密码,拿起手机来也要进行开机——滑盖开锁——划动屏幕——找到自己需要的APP,——这整个过程。有时一阵子没用手机,等有事要用了拿起来一看,压根就没电了。甚至有时只是操作得快了点,就会造成手机的暂时死屏,等重启完毕,当下要记录的想法也忘了一般。相比之下,我可不记得什么时候我的本子会因为没电而无法使用,或因为我翻页过快而僵死。也不会有什么本子曾要求我在打开必须先做点看图识字或算术题,折腾地证明一番“我就是我本人”之后,才允许书写的正式进行。

 

即使电子设备的运行一切顺利,我还常常会遇到挡在“当下记录”之前的第二位大汉,那就是在软件启动的同时,神经质般跳出的各种欢迎界面、广告,以及诸多与主要功能完全无关的信息。如今的软件开发商,似乎都怀有一种“不想当将军的医生不是好厨子”的理念,恨不得自己的产品能提供所有市面上的服务。而当电子词典开始推荐好歌,记账软件开始推送新闻,我就会怀念起儿时街边的一家磨刀修伞老铺子。店主人世代经营这个生意,店堂打扫得干净而朴素。去到店里磨刀时,老板或活计默默地在磨刀石上泼一层清水,唰唰唰不到半天的功夫一把锋利锃亮的好刀就磨好了,有时还会用油布包好送回府上。根本不会再强迫你听他说上一段《关于磨刀你不能不知道的10个秘密》之类的油头宣传。

 

最后阻止我好好记录信息的这第三位大汉,就是输入法。触屏手机普及以后,我发现自己的输入速度较之前有物理按钮的手机年代不但慢了许多,错误输入的几率反而还增加了,尤其是当书写内容中英混合时,那记录的痛苦简直让人抓狂。不久前我下载了一个记账软件,启动后对方第一件事就是叫我输入常用金额的符号,因为常用英镑所以我想输入一个“£” 符号 ,可前后翻找了中英输入法的所有页面,竟然都没有这个符号,就连特殊符号的页面也没有。无奈我只能打开浏览器,在谷歌内输入“pound sign” ,然后再将这个“£” 拷贝起来,再重新打开软件进行粘贴,这才算完成了记账的设置——还不是记账本身。这一番折腾已经浪费了我将近5分钟的时间,如果直接用手记则根本不会花超过5秒的时间,更别提在某些时候,所谓智能输入法还要自说自话地校正我正在书写的内容,叫人气得想抽它耳光。

 

电子记录所带来的另一个大问题,就是必须要有相应的读取设备,无论是得到一张装满小说的储存卡,还是微信里怀揣一堆朋友发的红包,只要你没有读卡器和手机网银,那就只能干着急。有时点开一些文件资料,系统会弹出“文件已损毁”的错误对话框,可我要看的不过是二年前的照片,又不是上千年的古羊皮卷轴,而究竟是什么导致了损毁,也没人知道。而这种噩耗对话框里,往往还有一个OK按钮可以按,但这根本就不OK不是吗!?

 

想来我小学使用的日记本至今都还完好地保留着,可不过五、六年前写在MSN space里的博客却已永远地消失在了网络之海中,再也找不回来了。对于这样个人资料的丢失,也没有任何人会出来为此负责,难道我还要怪MSN space的倒闭不成?也许有人会说,你应该怪自己没有及时备份。没错,这也许是我的疏忽,可为什么如今的信息会脆弱到需要不断备份的地步呢?退一步设想,那我的备份就能保证安全吗?我是否还要再为我的备份而备份呢?而那些所谓的备份,依旧不过是从这个硬盘拷贝到另外一个硬盘里去的电子信号,随时可能不OK地莫名损毁,这到底叫人如何是好?加上在备份的过程中,难免会出现新情况,备份一多往往会让人搞不清楚资料的新旧,从而误删文件的情况屡屡发生。又或者有时明明完成了拷贝,可回头一看,系统却告诉我“文件拷贝失败”。多少次我的文件若不备份反而没事,倒是因为手贱做了备份,就此却一起将原来的文件也破坏了。

 

当然在这些科技进步的浪潮中,是不会有人怜悯我小小的个人痛苦,加上这年头媒体的热捧和从众心理的作祟,现代人对新事物的追求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你今天要是买了苹果六,我明天恨不得就要端出菠萝七来。

 

由此回想上个世纪的人们日常生活中的记录,只要不发生火灾洪水之类的意外,日记本笔记本等随身记录物品,只要加以留意,都可以轻松保存上几百年之久。电子记录的广泛推广放在专业领域例如写书、资料统计等上,的确彻底改变了世界的面貌,可我身为一个普通的人,在平凡的生活中,大多数情况下,我不得不在体验最新科技的同时,也体验着最新科技带来的烦恼。而所有这些科技带来的实际操作问题,都不会在光鲜的电视广告上看到,这使得我们有时在被高科技搞得心情一团糟的同时,仍旧无法断然斩断这条苦链,因为我们总是向往更好的生活,似乎使用这些产品我们就能和广告里的俊男美女一样,和世界无阻碍的沟通,过上更优质更现代的生活。而事实上,只要这些科技产品的任何一个操作环节出现问题,所谓的便捷就会立刻反转为繁琐,就好比把高楼大厦建立在沙地上一般,在本质上就存在着一个致命的缺陷,人们若逐渐将生活固有习惯建立在这样脆弱的系统上,是否能够说我们在享受便利的同时也在担负着一个巨大的未知风险呢?

 

于是最近我又重新拾起了纸与笔,打算彻底告别电子科技的骚扰。在一开始试图恢复手写记录时,伴随而来的挫折感让人颇受打击。感觉花了可以打三段字的时间,可手却刚刚只写完一行字,更不要说各种对汉字或英文拼写的遗忘,最后往往还没写上几行,手已经酸得不行。


但随着这种“写字复健”的慢慢进行,我逐渐找回了写字的韵律,另外与此同时,我还重新体找回了一种我称为“二度文字处理”的体验。

 

由于书写记录速度的降低,不但使得我有时间可以更加谨慎地选择用词,从而使得写出来的东西更具有条理。同时,我也得以在书写的过程中,让大脑有充分的时间一边阅读我正在写下的文字,一边触发对文字的二度思考,并将这样的思考立刻反馈到正在进行的书写中。这样一来,往往我最后写完的,并不单单只是之前预计记录的内容,而是成为了一篇微妙地融入了更多感受等思维产物的记录,常常有时还会写出出乎自己意料的东西来。就像吃一碗饭,囫囵吞枣地咽下去,和细细咀嚼有着比想象中更大的区别。一样是吃饭,可心情和感受却全然不同。

 

如今我们常误以为现代人的生活一定较古人优越,可虽然我们发明了汽车,可轮子却在公元前4000年就已经存在了。围桌吃饭,沿街散步,书写作画,娱乐聊天,这些依旧是生活不变的重心,这些被媒体奉为当今的奢侈慢生活,在我看来其实仍旧是举手可得的,它们没有消失甚至没有走远,只要我们愿意选择。





作者:猫伯爵

本文系heysome.com独家出品,转载请注明作者与来源


标签: 猫伯爵
喜欢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