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都是前所未有

MENU
首页 单车 照相馆 体验馆 我们
首页 > 资讯 > Sunchuli 冒险 #04 海拔与死亡

Sunchuli 冒险 #04 海拔与死亡

这是突如其来摆在我们面前的道路,很魔幻。感觉就像是......你有在墙上涂鸦的经历吗?


32.jpg


无论如何,这条路确实是我们要走的路,也是我们一直以来所走的路。我们不知不觉已经走了两天的路。我们已经开始习惯这些,有了Sunchuli赋予的直觉。三个月前我们决定去玻利维亚,是因为哥伦比亚太湿润,阿根廷太没劲。我们还记得当时的对话:“兄弟们,那里的山看上去不错,好像还挺高的样子。”然后两周前我们才开始正式规划。


我甚至做了些研究,有相当一些值得注意的事项可以让你避免高原反应,疾病,以及死亡。——DWP


所有东西都变得有取舍,你首先考虑的当然是你自己的身体,在高原骑行的时候,疲劳、头晕、胸闷、呼吸急促、耳鸣、失眠、嗜睡、流鼻血、放屁太多......这些都是需要注意的。然后才是高原肺水肿,高原脑水肿,还有那些需要用英文字母代替显得很高逼格的病症。我们没有做太细的研究,因为做了你就会发现,对于患病的人而言,这些病很容易患上,对于没患病的人而言,这些病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有。不分男女,不论年龄。它们来的时候,真的就这样来了。


事实上你唯一能做的,就是给身体一个适应海拔的时间。走路是可以的,骑车是可以的,坐车是可以的,就是别搭飞机。这里的国际机场位于海拔13799英尺以上,我们一路飞过来的感觉就像是从海拔只有2米的迈阿密起飞,爬升到可以平飞的高度,紧接着继续向上爬升飞过高山大陆,然后转个弯,到地方了。基本上和坐火箭没差。我们的身体完全无法适应这种折腾,下飞机的时候感觉整个人重成两个人,走路缓慢,24小时过去之后才勉强有所好转,除了失眠,其他的都逐渐正常。


感性讲,海拔是你一直在考虑的事。就像你思念你的女朋友那样焦虑着海拔。尤其是在你每次计划去下一个地方的时候。——DWP


每天,每见到一个路人,我们都会问:


1. 这里多高?

2. 前面还会更高吗?

3. 这个城市海拔多少?

4. 我们现在海拔多少?


然后每天我们都会问自己:


1. 你昨晚睡觉了吗?

2. Charazani比La Paz高吗?

3. 我们昨晚在什么海拔睡的?

4. 我们明晚要睡多高海拔?

5. Sunchuli到底多高?

6. Sunchuli是最高的地方吗?

7. 青藏高原多高?

8. 你刚刚放屁了吗?


我们每个人都焦虑得跟孙子一样。我们确实路过了比我们预想要多的城镇。当然了,还有更多的粪便,垃圾,还有污垢。但这里始终有路啊!这里始终有路啊!


所以除了前行,把这些恶心的东西都抛在车轮之后,别无他法。


03.gif



在经过Pelechuco最高点前的两公里处,我终于死了。我正没心没肺地骑着车,突然一阵头晕目眩,然后直接从车上摔下来。我的心跳忽然加速起来。——DWP


但我还是吐了嘴里的可可叶。我骑不了了,但我还可以推。我认命了,我已经在15000英尺以上,你还指望我怎样呢?


然后开始下雪,然后是逆风,飞沙走石。还有冰柱也能飞过来。我意识到我可能是太饿了,也有点脱水。也有可能焦虑症真的要发作了。


我还是要重复一遍:


1. 我们在暴风雪里

2. 这里是15000英尺以上

3. 超级饿

4. 神志不清,痛苦不堪,难以思考

5. 想死

6. 气喘吁吁

7. 温度还在降低

8. 感觉上这条山真的不是我们唯一的选择啊!


总之,所有山头都在以极慢的速度朝我们走来。山顶真的在和我们作对,我们都能听到它们的嘲笑,夹杂在风里,跟不要钱一样朝我们一声声大笑不止。我们太惨了。我们想死。我们想疯。我们早就开始哭了。我们觉得我们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孩子。我们觉得我们死在这里,也没有人会知道这件事。


所以我们一张照片都没拍。我们只是咕咕哝哝的。我们还经过了一个湖泊。我们真的走出这段路的时候,只记得几个想法:我会给自己列一张单子,哪里是我一定会逃脱的地方,这片山域荣膺上榜;如果没有这一帮伙计,我们他妈的绝对会死在这里;Pelechuco的下山路,是这个世界上最壮观最壮志豪情也是最壮烈的下山路。我们再也不会回来了。



这是离开Pelechuco的路,更像是通往地狱的路。经过了暴风雪,我们好像是获得了一张通往地狱的通行证。我们要在更邪恶的地方撕开自己的阴暗面,我们经过这道门,走进浓雾,又走出浓雾。这里有我们这趟行程的最低点,海拔11787英尺。


Apolobamba酒店的特点:潮湿,阴冷。坐便器的高度很棒。水龙头附近有个大老虎的海报。不能提前订餐。只有适合儿童的床。


腿根本就伸不直






James把谷歌地图上的路线提前打印了出来。这些路线,都是35年前的。










在这条小巷子里,我们经过了一个拥有炸鸡土豆白米饭的夜晚。Kyle吃得最多,James吃了一些,Daniel没怎么吃。吃到一半有两个玻利维亚小孩来和我们同坐一桌,看着我们仨不停朝我们笑。你如果看到三个惨白的人吃着惨白的食物,当然也会笑出来。他们是小丑哎。





看起来不错是不是?


对于这个照片成像的短暂瞬间来说,是的。不幸的是,这种瞬间根本没有发生在房子里面过。我们的房间超冷,彻夜超冷。如果我们可以离开我们住过的房子,我们一定会离得远远的。我们很期待来一场暴风雨或者龙卷风,这样就能把我们住的房子卷走,这样我们就能离开我们的房子了!可是并没有这种好事发生。我们还是在里面住了一夜。你得到一些东西,自然就会失去一些东西。



“我们为什么还能起床?”James Crowe,这个混蛋说了我们都想说的话。我们在3天里也就睡了3个小时吧。





任何地方都有小狗。他们总是在哪里都能生存,在哪里都能小便,在哪里都充满活力。我们很想玩它们,但是我们也很担心跳蚤,毕竟我们是不能出任何状况的骑手。出了任何状况,在路上都会死。



大促销!正在建设中的小精灵房屋一套!拥有魔幻视野和大美风景!易于防守不会招贼!还能与当地野兽零距离互动!你难道不想来一套吗?!全石结构,超值房产!


详情请与Apolobamba酒店的Elena小姐咨询联系。






来源:Yonder Journal

作者:Kyle、Daniel

编译:流川枫

本文系由heysome.com独家撰写,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