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设计,是技术,是对一个时代的尊重

MENU
首页 单车 照相馆 体验馆 我们 SOMELIFE
首页 > 资讯 > 猫伯爵专栏丨礼

猫伯爵专栏丨礼

2016-01-01

574218


ISSUE 10 small.jpg


前年的圣诞节,我在玩具店给小侄女买了一套迪士尼的组合玩具,但发现她并不太喜欢,摆弄了几下就冷落到了一旁,一问原来那部迪士尼动画她压根就还没看过。而去年圣诞节正值Frozen这部动画片爆红,自然小侄女也和全世界的小女孩一样,对其痴迷到不行。于是我便特地选购了一套动画片中Elsa角色的冰雪礼服,满心得意地认为这次的礼物一定能让她开心。


可我没有想到,正因为Frozen的火爆反而灾难性地导致了圣诞礼物的大撞车。小侄女在圣诞派对上满心欢心地拆礼物时,发现大人们送她的都是同样的这套冰雪礼物,显然每个人都认为这会是今年最受女孩欢迎的礼物。一时间我们互相看来看去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此时比客人更尴尬的是小侄女的父母,显然他们也没有料到这种事情会发生,只能赶忙安慰孩子,同时也希望能挽回点客人们的面子。


“哇,你看我们有这么多套Elsa衣服,开心吗?”小侄女的父母问道。
“不开心,因为这些套衣服都长得一样的。我只要一套就够了。”小侄女直言不讳。


眼见小侄女的父母安慰失败,结果又换作客人一起再反过来安慰父母,一番折腾后,火鸡终于上桌,大家开吃起来,才勉强算是把降到冰点地气氛稍微捂热了一点。但谁都知道,再没什么比让小孩在圣诞节拆礼物时大失所望,更让身为大人的我们感到挫败的了。于是在派对的后半程里,人们要么继续沉默地蒙头猛吃,要么围绕在小侄女身边,不停地讲故事开玩笑,试图逗她开心,同时互相压着声音一起咒骂这该死的Frozen。


如今时间一晃,天煞的圣诞节又要来到了。为了避免类似的灾难再度发生,我今年便直接向小侄女打听她想要什么礼物,一听我要给她买礼物,小侄女马上高兴地报出一长串礼物名单。正当我边听边拿手机在网上查找时,小侄女的父母却赶忙过来制止她道:“哎呀,你怎么可以这样问别人要东西呢?真是不礼貌!”随即又立刻对我表示,“你不用管她,真的不要破费,买你觉得好的就可以了。”我不知道是否过了一年,她的父母已经把去年的圣诞惨案给忘了,否则如果还是瞎买礼物,岂不是说明我们从中没有学到任何教训?


这些个关于给侄女买礼物的种种经历,让我越来越深感如今人们在送礼和收礼上所遭遇的困境。送礼的一方往往被礼教告知不能直接告诉别人自己想要的东西,因为这样“要东西”是粗鲁的。与此同时,收礼的一方又被教育成必须得做到,不管收到什么东西都要表示“你太客气了,谢谢你!我很喜欢这个礼物”。似乎只有这样才是“会做人”的体现,才不会伤害对方的感情。可这样做的唯一结果就是两头的人都被蒙在鼓里,送礼的人花了好大一份力气挑选的礼物,对收礼者而言却可以是完全不实用的累赘。我一直觉得要为他人选对礼物是件非常困难的事,就连手足家人之间有时都无法很好地明白对方的心思,更何况他人?而在这基础上更加麻烦的是,由于现代物质生活的极大丰富,使得送礼这个行为由单纯的传递心意,逐渐变成了一种社交规范,从发自内心的行为,变成了一种更事关体面和打点人际关系的必要条件。更别提红白喜事、晋升搬家等重要活动,哪些什么关系的朋友该包多少红包,客人与主人之间送礼还礼的繁复习俗已将单纯的庆祝活动变成了一场需要精打细算人情债帐的生意。


在这复杂的送礼行为中,我们还发明出了两样新东西:礼品店和礼券。顾名思义,礼品店里面充斥着各种专门为送礼而设计的商品,他们的共同点就是“看上去不错,买起来不贵,用处虽然没多少,但送人还算体面”。例如:熏香蜡烛,廉价酒水巧克力,SPA沐浴套装,公仔,抱枕,杯子,相架,和各种诸如此类“有没有都无所谓”的东西。我生活里收到的绝大多数奇怪的礼物,大多来自如上的礼品店。它们放着碍眼,收着占地儿,但又因为贴上了人情的标签,让我也无法当面拒绝,只能毫无意义地先在家里放上大半年,放到感觉似乎我也完成人情使命了,才能安心地处理掉。或者在极端情况下——原封不动地找个机会借花献佛,转送他人。每次这么做都觉得这真是既浪费他人的钱财,又浪费自己的精力,并惭愧自己为何也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正常情况下,如果有人要送礼物给自己,最恰当的回应就是直接告诉对方自己的需求,就像我小侄女那样,不拐弯抹角地表达心中的欲望。而现实生活里,我们大人却已经完全在社会规范的束缚中,丧失了这种能力,将简单的情感表达搞得复杂到不行。如果猜不到对方喜欢什么,大多数人会想到直接包红包或送现金,可在大人的世界里,一旦礼物以红包现金的方式出现,我们又会担心这么做是否会略显粗俗,是否会被认为缺乏人情味,显得关系不够亲密;而作为收礼人时,一方面其实非常希望与其收到莫名其妙的礼品,还不如收到可以直接使用的现金,但却不想被对方误认自己是贪财之人,必须保持修养和淡定,于是还是选择了闭口不谈内心真实的想法,任其选购自己不喜欢的礼品,然后假装开心地收下。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又发明了礼券。这一张看似是某种现金的小纸片,似乎巧妙地缓解了人们使用现金送礼的尴尬,但礼券的使用却远比现金来的麻烦。首先它只能在指定商店使用,或者购买指定的物品,有时礼券只能在已经购买了一定金额的产品后才能使用,甚至有时还有时间规定,一不小心错过试用期,礼券就成了一张废纸。我记得有一年圣诞节,公司给每位员工一张HMV音像店的礼券。结果一周后新闻里HMV突然宣布破产关门了,接到噩耗我只能郁闷地把礼券扔掉,可刚扔没一个礼拜,又有新闻说HMV被其他公司收购了,店铺重新开张,之前的礼券还可以使用,于是我又只能再从垃圾桶里把礼券翻出来。这番折腾让人不由纳闷,这到底是送人礼物,还是送人烦恼呢?


有时我想,与其一到节日大家就备受压力地互相乱送礼物,何不我们直接告诉对方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与其将时间花在选购不知所谓的现成礼品上,不如空出一些时间直接去陪伴朋友亲人,一起聊会儿天,散个步,吃个饭。中断这些无用礼品在人们之间的荒谬循环,用这份社交礼金买自己喜欢的东西慰劳自己,岂不是更好?因为如果往来的前提必须是礼尚,那纯真的心意也势必会变成一种压力。当人们能够更加真心地交流时,礼品店或礼券之类的人情替代品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我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




作者:猫伯爵

本文系heysome.com独家出品,转载请注明作者与来源



标签: 猫伯爵
喜欢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