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都是前所未有

MENU
首页 单车 照相馆 体验馆 我们
首页 > 资讯 > Sunchuli 冒险 #11 黎明前的焦虑

Sunchuli 冒险 #11 黎明前的焦虑

琐事继续:


1. 我们把自己行车推上了三千米以上,用了5个小时。5个小时的推行,在悬崖边,慢慢地上升,时而又下降,但总是上升多一些。我们这样推了5个小时,走完了一整座山的边际。然后据说,一会儿还有暴雨。


2. 在经过7棵越橘类大树之后,我们终于来到了山顶。


3. 急速下降,撞到了一些云彩,这些根本就不算什么。很快地总能见到分岔路,但我们只是立刻选择其中一条,实在是觉得没必要耽误任何时间了。


4. 见到了一堵墙,离开云彩,见到了彩虹。


5. 看到了这个世界上——这个宇宙里最美的两幅景色。第一幅,有人给暴雨过后的大山留下了阳光;第二幅,很多条小溪从很多山头向山底流去,通路各异,瀑布、冰川水、暗流,或者慢慢地平静地...这些都在一幅画面里。


6. 继续速降,继续速降,直入谷底。


7. 帮助一些人把他们的卡车从泥里拖出来。他们喜欢我们。


8. 继续以上帝回到人间的速度降落,路边见到了几位老人,他们以为我们在骑马。


9. 得以知到,回到Charazani还有很远。







焦虑并不新鲜,在过去二十年里,我一直都在管理我的焦虑。这些其实都不算什么,关键是有些时候当我回到我熟悉的地方,我会忘记那里的人都叫什么。比如说当我到一个杂货店,或者一个邮局,我避不开和一些人的眼神接触,那我就要和他们开展对话,但总在下次见到他们的时候继续忘记他们的名字。我会出冷汗,特别是当我和朋友一起过来,我要介绍他们认识而我忘记那个名字的时候。我的脸上会全是汗水,汗水在我的脸上开始比赛,而且是4×4的四米接力赛。就那么快,就那么激烈,有些朋友甚至认为我该去医院了,起码要躺在地上休息一下,让他们摸个脉搏。另外,演讲也会让我焦虑,坐飞机也会让我崩溃,但在如今的玻利维亚,这些都不算什么了。


我们和我们八十磅重的自行车一起窜下了这条路。







明明全天都很阳光灿烂,为什么会突然给我们来这么一手。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在我们要看清分岔路的时候?



几天以前我们就吃得很少,从Pelechuco这条路开始就是,我们的大便也都变得很奇怪。我会忽然开始头晕,感觉自己随时会死去,所以我就和他们说,我们往回走吧,已经不行了。但也只是说说而已,我们都只是说说而已。我还问了Kyle你还记得可以到La Paz的大巴车都叫什么吗?还问了几个关于西班牙语的问题,我要是想住进一个房间应该怎么说呢?这些都是我的问题。







彩虹!!!!!!


“从某一个时间开始,在这里发生的所有事,对我来说都是意外。”——DWP



还记得我们之前走错过一段路吗,那之后我们总是心有余悸的。我们在道路选择上也出现了更大的分歧,比如Kyle会说一些蠢话:我们一起朝那边爬吧,你别自己去探路,那边应该不错,那块大石头很好看。他手指的大石头,在我们头顶五十英尺。然后我们居然真的去了。五分钟之后,我们爬上去,开始面对下一个问题。好在,我们快回家了。





左边的路是新路,应该是为了越野车开的。右边的路是旧路,小小的,细细的。没有一条是给自行车走的。










从极致到极致。








来源:Yonder Journal

作者:Kyle、Daniel

编译:流川枫

本文系由heysome.com独家撰写,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