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都是前所未有

MENU
首页 单车 照相馆 体验馆 我们 SOMELIFE
首页 > 资讯 > 猫伯爵专栏丨大

猫伯爵专栏丨大

2016-02-22

474913


ISSUE 13 small.jpg


最近我了解到很多人都和我一样有这样一个感觉,其中甚至不乏很多孩子都已经上初中高中的前辈们,大家都表示虽然已经快三、四十岁了的人了,可不知怎么的,内心深处总还觉得自己不过才二十几岁,一直没有成为大人的真实感。


从生理上来说,现代人到了15、16岁左右,基本也就都完成了生理卫生课老是被跳掉不教的那一章的内容,就连超纲的东西也都自学完毕。但这也只能算是一种生理意义的成人标准,因为我们大多数人都没法精确地确定,自己是在何年何月何日迈入了社会意义上的成年。


小时候常在课本里读到,说我们都是“未来的接班人”,如今我的确迎来了儿时所展望的未来,但再想起这个问题却觉得疑点层出不穷。例如我要接的这个到底是什么班?是什么组织的班?又是由谁来负责交接?那既然要接班,总得有个交接仪式吧,双方得出来握个手签个文件什么的。可如此重要的事件却好像从未在记忆里出现过,有些国家给适龄少年少女举行的成人仪式,多少有点这样的意味,可从不曾经历过任何成人仪式的我,如今越来越开始怀疑,我现在算是接到班了吗?还是压根还未发生?像在一场马拉松比赛里,我突然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跑对了路线,但周围的选手各个表情坚毅,跑地笃定,也没空跟我确认,结果我也就只能默默把问题咽下,祈祷不要明天在报纸看到名为《X城马拉松比赛,除第一名外,其余所有选手在第二名的错误带领下,统统跑错路线》的报道。


时常我明明隔天需要早起工作,可直到半夜两点我还躺在床上刷手机看猫狗视频,再例如我们现在吃饭,几乎人人会开着电脑电视边看边吃,也会在上班的间隙看看淘宝聊聊微信,要做的事情一大堆,可就是无限拖延直到最后一刻。但就是这样的我们,却同时又开始以大人的姿态教育下一代,吃饭不许玩耍,上课要专心,作业没做完不许出去玩等等……这难道不是双重标准,自欺欺人吗?这能算是大人吗?更有这样的时刻,就是每当好的电影电视,被广电总局以完全不可理喻的理由封杀,或自己发表的言论,转发的新闻,瞬间以“涉及敏感词”为由被网管删除时,我更会由衷地感到一股孩童般的委屈与无力,觉得到头来自己不过就是个无能力为的小孩,而所谓的那些大人们也许压根就不想轻易让任何人接下他们手中权利的班。


老实讲,生活中的绝大部分时刻,我都觉得自己是在“大人”与“小孩”这两种身份之间不停地来回游走。周围的长辈们还在叫我小郭,可我的同龄人已经开始互称戏郭总,张董,王老师。我上午出门买衣服还被大妈叫小姑娘来来来,下午去银行办事时就又被年轻的柜员小姐称为郭女士。在看到公车上见到旁若无人开着手机大放流行歌曲的年轻人时,心里立刻会跳出“现在的小孩可真没教养”的批判,同时也庆幸自己总算长大懂事,不再做那些自己以为酷炫而其实特傻逼的事了。可每当我遇到一些爱倚老卖老长辈们,在饭桌上一边被迫听他们吹嘘自己年轻时的江湖故事,一边还被他们劝说“别瞎折腾什么理想,买房子投资才是第一”的时候,我又会突然以年轻人自居,并发誓自己一定不要成长为这样的大人。


直到最近我才突然想明白了,为所谓“大人”这个概念本身就是被发明出来的,世界上根本从来就没有什么达到了就能成为大人的指标,一直令我们困惑不已的“成为大人的时刻”这个问题本身就根本不会有一个正确答案。对于2000年后出生的小孩而言,我已经是百分百的大人了,就跟我自己记忆里的大人们一样,印象中他们的身影始终是高大的,煮饭、开车、修理各种东西、外出办事,样样事情似乎生来就会一样。如今等我自己也成为了大人后才总算发现,那不过是孩童在尚未涉足社会之前,对大人似乎是无所不能的夸大幻想。虽然我如今在年纪上已经够格成大人了,但处世能力似乎还远未达到童年幻觉中大人应有的境界。于是我不禁回想童年时期仰望的那些大人们,他们当时是否也和现在的我一样,在成熟老练的表面下,内心也同样充满了各种的困惑,不解,甚至是恐惧与胆怯呢?原来他们也会有犹豫,也会像我这样犯错,也不是什么都懂。人与人之间的理解果然也是有时差的,对上一代的理解往往要迟到好几十年。既然如此,那我们也似乎无需过早地要求孩童要懂得体谅大人,或者说也能够放松一口气,多少能为自己现在也在试图努力做好一个大人的用功而拍拍手。


有时出门过马路,五岁的小侄女习会惯性地靠近并紧紧拉住我的手,从那幼小而有力的手掌中,我可以感受到一个小孩对大人真切的信赖。或好比有一天我突然发现自己开始以“开车需要多久”来衡量一个地方的远近,并且能熟练地运用曾经只有大人们才能掌握的城市地理知识和给朋友指路,告诉他们来我家要上哪条高速,去机场又要怎么走才不容易堵车。好像不知不觉中,我也成为了能影响到这个城市运作机器里的一个小齿轮。如今无论为了玩乐还是工作,去哪里我都不用再和别人报备,每逢家庭聚餐或者过年过节,我不再是等待开饭,而是成为了准备饭菜并会像自己父母辈那样将小孩子一一从外面叫进屋来,嘱咐他们先洗手再吃饭的人。而最重要的,是我有一天猛然意识到,一个人真正成为大人的那一刻,是终于明白了从此以后,只有自己才能为自己的选择而负责。做对了事情也许永远都没有人来表扬,做错了事更不会有人来帮我收拾烂摊子。没有人再来告诉年纪太小不能骑车到马路上去,我可以骑车,开车,甚至开飞机,开坦克。但与此同时我也必须明白,成为大人的代价就是,如果不小心摔了,哪怕摔得鼻青脸肿,也不会有人在身后随时准备接住我,我只能自己哼哼几声,爬起来拍拍灰继续走。


成为大人这件事似乎早已在悄然无息中完成了。想到自己终于成为了一个大人,心中升起一股小小的骄傲的同时也混杂了更多感概。“大人”这个词在我心中,从孩童时期的憧憬,到少年叛逆阶段对其的不屑和畏惧,如今终于逐渐回归成了一个中性词。也许我人生真正意义上的成人的那一刻,是在学步第一次摔倒,哭了半天见无人搀扶,决定要自己继续爬起来时,就已经开始了。或者也有可能一直要等到未来哪天我回忆往事时,想起这一路走来无数个自己的选择造就的各种幸福与痛苦,并无怨无悔地接受它们就是我的人生故事时,我才算完成了一个大人的成长。




作者:猫伯爵

本文系heysome.com独家出品,转载请注明作者与来源



标签: 猫伯爵
喜欢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