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都是前所未有

MENU
首页 单车 照相馆 体验馆 我们 SOMELIFE
首页 > 资讯 > DT Swiss 工厂巡礼

DT Swiss 工厂巡礼

2016-02-25

18163

要把一颗花鼓的内部构造拿来跟手表或是时钟比较,设计上所需要的花费的功夫差异,要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接近。所以这家全世界第一的花鼓制造商将总部设在瑞士,就不让人意外了。DT Swiss没有很大的营销部门,他们从没大声吹捧过自己的成就。客观地来看他们的成就,你很难不把他们看成这项零件的龙头品牌。毫无疑问地,他们所出品的花鼓——只有少数高阶产品供货商能在质量上与之匹敌,但是却没有人能提供全系列产品,或是成为像是Trek或Specialized这些产业巨头OEM供货商。还有钢丝,DT Swiss已是轮组制造业界标准。最近他们将目标放在轮框上,虽然刚开始经历一些挫败,但是现在已经与其他领先品牌并列。Aaron Gwin、Nino Schurter、Richie Rude、Emmeline Ragot、Greg Minnaar这些职业选手有什么共通点?就是他们每个人都在2015以DT Swiss的轮框拿下过赛场上的胜利。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成就。我们飞到DT Swiss位在瑞士Biel的总部,实际看看他们如何生产高质量的产品。




到了位在山边 DT Swiss 总部,没看见充满高科技敢的大楼,心里说不失望是骗人。就只是一栋在Biel郊区工业区的大楼。在同一条路的尾巴,就是传奇的表商Omega。



DT Swiss的钢丝长久以来就已经是他们的主力产品。每条钢丝都是从这一捆捆的原料而来。







钢丝制造的过程出奇地简单,但是效率极高。整捆的钢丝放上机台,然后慢慢抽到机器中拉直校正——过程中绝不拉伸,因为这会减低强度。然后再送进一连串工具产生尾端钩状结构、车出螺纹、完成表面处理。整个过程非常快速,从机器一头送进原料,只需要几秒,另一头就可以产出成品。






精准的工艺是由严密的品管建立,当机台运作时,总是有人站在出口端检查成品。抱着精简的精神,技师使用一个非常简单,大小不会超过信用卡尺寸,由整块金属切削出的工具,检查出口成品。因此他们能够马上检验钢丝质量,找出问题。



并不是所有钢丝都相同,有看过DT Swiss目录的人就会知道,他们的Aerolite抽薄、扁型这些特殊钢丝比一般钢丝还要贵。看到着个房间就会知道为什么。




这些就是我们能拍这些机器的全部照片。这就是Aerolite钢丝背后的秘密 - 其它厂牌都没这样做。其它高阶钢丝制造商还没做到这般功夫,他们的机台能在拉钢丝的过程中,在不同的位置达到不同宽度,而Aerolite扁平外型则是由DT Swiss冷锻造技术达到。这些机台进行超音速搥击,将钢丝敲成所设计的外型——藉由一组复杂的油压管路支撑运作。





完成初步加工的钢丝会再进入另一台机台产生尾端 J 型结构与螺纹。Aerolite钢丝最后再经过关键程序,以500吨的力道搥击产生扁平的造型。当初将机台安置到厂房中时,并没有顾虑到会产生多大的力量。所以刚开始时,机台的力道打穿了水泥地板。要解决这个问题,他们必须加强机台底部的地板。如果把生产时间算入生产成本,每支Aerolite经过的冷锻造产生扁平造型需要花上几分钟,跟普通钢丝只需几秒钟比较起来,你就会了解为何它的价格不同。



现在只有少数的生产留在Biel,业务压力使他们必须将大部分生产线搬到波兰或是远东地区,但是这边还是有一些生产。而其他地方的生产程序与工艺与Biel总部完全一样。







新厂房里的轮框生产方式与总部完全相同,只是规模更大。流程是从D型的长条型初原料开始。然后再小心地弯曲成弧形,裁减成轮框的造型。在焊接之前,还要先经过手工精确地检查原料质量与直径。你可能想直径的测量不是什么大事,但是细微的轮框直径变化将会造成同样也有细微直径变化的外胎在装卸时过于困难或过于松动。





将轮框的两头焊起来时,一个金属块垫在轮框内侧,将轮框按压在该有的位置与形状,然后再以极高温度进行焊接。






焊接之后多余的金属会被磨平,留下平整的平面与结构,轮框终于成型。





这台看来像是科幻片道具的机台会在轮框上钻出钢丝孔。



钻完孔之后就进入最后表面处理,包括喷漆、抛光与阳极处理。





大部分的工程师仍在Biel总部,所以这边有许多各项的测试设备——在这间刑房中,轮框、花鼓、钢丝都会经过一连串折磨。从长期测试看看到底在怎么样的极端条件下,产品能够有多久的寿命能正常运作,到残酷的重击测试,他们不仅要测量测试中的力量,还要记录冲击之下的慢动作摄影,为的就是要了解轮框失效时到底发生什么事。



楼上是整齐的设计与技术团队,负责轮框与轮组的设计(在我们采访当天更是整齐)。隔壁间是避震系统、钢丝与花鼓团队。




在设计团队里最令人骄傲的就是Aaron Gwin在2014年Leogang时所使用的轮框。那次在场上外胎脱框,他就只用裸框跑完了比赛——而这轮框还没毁掉(花鼓被车队剪下来继续用)。再进一步解释这个框的成就——Jared Graves跟Richie Rude也用同款框分别拿下了2014与2015年的EWS世界冠军。虽然DT没有太宣传这件事,但是在这个高科技的太空时代,这款111美金的铝合金轮框还真是屌。




来源:pinkbike

作者:Ian Chu

编译:熊木杏里

本文系由heysome.com独家撰写,转载请注明来源



喜欢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