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设计,是技术,是对一个时代的尊重

MENU
首页 单车 照相馆 体验馆 我们 SOMELIFE
首页 > 资讯 > 猫伯爵专栏丨书 ▪ 2

猫伯爵专栏丨书 ▪ 2

2016-03-20

603119


ISSUE small.jpg


终于标题名称重复这档子事出现了。其实当初决定要以单字为文章标题的时候就有过这样的顾虑,会担心汉字不够用,因为虽然中文汉字乍看有5000个之多,但并不是每个字都能以其为题写出东西来。比如象声词『啊』,『呱』,『噗』这样种,或者耍杂技的『犇』『鑫』 『淼 』『焱』这种,虽说都是汉字一员,但实在会是让人难以以其为文落笔。

 

另外我最近还发现这个专栏的文章好像有越写越长之势。一来要花得时间与日俱增,其他工作一忙起来就很容易耽搁专栏的更新。(这篇文章据上一篇时隔快一个月,真是觉得不好意思)。二来有时候我其实已经把该说的话说完了,但因为觉得字数不够,便会不自觉地把最后几段加长,好像写高中作文似的要整出一个总结发言才罢。这几天我对此反省了一下,觉得这不是个好现象,即对自己不真诚,读者看到后来也累。于是从今天开始,我决定将文章的篇幅改得短小点,但发布得频繁些。一件事说完就跑,如同超人放屁,干净利落,应该会好过拖拖拉拉,没完没了地归纳升华中心要点。


好,下面回到正题。我喜欢书,关于书有关的想法和有趣的经历还不少,之前写过一篇似乎还不过瘾,于是打算干脆以此为题多写几篇。为了不和之前的文章混淆,我会在后面加上数字以示区分。


这次主要想说说那些书名。在正儿八经准备读一本书之前,我常爱在脑海里仅根据书名或者封面图画来猜测书的内容。


高中时我第一次听说了王小波的时代系列,尤其是《黄金时代》这本书,神龙见首不见尾地穿梭在男生们的课桌里。偶尔有机会看到书的封面,印象很深是一副金灿灿地罗马还不知是希腊风格壁画浮雕,总之根据这一印象,我断定那大概是本宏大历史史诗题材的文学作品,类似《罗马帝国兴衰史》之类的。所以后来当知道这竟然讲述知的是知青感情生活的故事的小说后,我感到十分惊讶,至今都不理解为什么要以罗马浮雕作为封面图画呢?


同样的在我高中时相当流行的还有一本《苏菲的世界》。草绿色的封面,古典的图案设计,看着让人舒心。也曾有某种第六感的东西告诉我,“这书你得看看”。但当时不知为何,一听到“苏菲”二字我就会想起那个同名卫生棉品牌。结果整个高中无数次在书架上看到这抹绿色,我都手一滑摸到了卫斯理全集那里。很多年后,我终于在伦敦的中文图书馆里借到了《苏菲的世界》,当时正值大学期间,常有大把时间一个人呆着,每天想着“我到底是谁,我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的同时也开始了对哲学的兴趣。十分心满意足地看完书后,我却又不由寻思,如果这本书我在高中时读了,那个年纪的我是否能很好地明白书里的内容?那些复杂又迷人的哲学理论是会提前启蒙我对哲学的兴趣与认识呢,还是会让我一头雾水,从而切断了与哲学可能的缘分?有时真的很难确定,在某个时刻遇见某一本书,到底是太早太晚,还是刚刚好?


当然除了封面,一本书的书名毋庸置疑更是相当重要的,和书封设计一起,它们很大程度上直接影响了读者对书的第一印象。尤其是小说,有些小说内容相当精彩,可因为书名略显平庸,很容易叫人一不注意就错过了。例如王安忆的《长恨歌》,多少次我还未来得及翻开第一页就被这如此沉重的书名打败,加上小时候被迫在学校背白居易的《长恨歌》的惨痛记忆,屡次我看到这书我总是难以克制地转移视线,直到很多年后才惊厥这竟然是一部以我的家乡上海为背景的小说。而同样是以上海为故事舞台,最近几年非常著名的金宇澄的那本《繁花》,光看书名就已经将我深深吸引了。看似如此简单的朴实的『繁花』二字,似乎既可以是古代诗文中的韵脚,却又同时可以是现代小说里的一词,可以是五四学生运动时代的文学杂志名称,又可以是当今某个时髦服装的品牌,有着穿越时空,囊括古今巨细的魅力。尤其是在读完全书后,一边感叹那些个发生在上海不同年代的故事,回想书中人物们所经历的让我感觉既陌生又熟悉的记忆时,我只能狂拍大腿地再次感叹,书名取『繁花』二字,实在是妙不可言!顺便一提,排名不分前后,和《繁花》一起,上榜我心中最佳书名另外四名分别是:村上春树的《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王朔的《看上去很美》,JD塞林格的《麦田守望者》以及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


当然在各种道听途说中,我常会因看错书名而买了书,例如我曾把刘瑜的《送你一颗子弹》看成了《送你一颗原子弹》,当下觉得实在太震撼了,这书非买不可,结果买了以后发现根本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同样的,我也因看错书名而错过好书,其中最不可原谅的要数我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把《了不起的盖茨比》错看成了《了不起的比尔盖茨》。说到这儿我不得不为《了不起的盖茨比》喊冤,英文原文书名《The Great Gatsby》中的Great一词虽然有了不起的意思,但其含义却远比『了不起』来得更丰富,更令人充满想象空间。一落实成了『了不起』三个字,不知怎么在我心中,就突然有点单薄轻佻了起来,尤其是加上把盖茨比错看成比尔盖茨。心中立刻竖起了对所谓名人传记的排斥,结果就这样眼睁睁错过一本经典好书十多年,真是要命。


话说我发现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市场上的书名都有着越来越长的趋势。记忆里新中国早期的书名基本都很简洁严肃,例如《子夜》《红日》《围城》。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书名的格式开始放开,变得有趣了不少,例如《我是你爸爸》《过把瘾就死》等等,但长度一般不会超过五六个字。而现在随便在网站上看看新出的书,名字都长得恨不得一路写到书的背面,比如《这个世界真的很美好,要是不去看看我会觉得白活了》。当然这个名字是我杜撰的,但感觉基本都是这类路数,不知道是中了哪门子邪风,一股鸡汤里兑咖啡的感觉,叫人既放松不下又热血不起。


这样一比较,突然又觉得我这简单粗暴的只有一个字的标题还真挺好。一开始单纯地只是为了方便画题头,时间一长也似乎感觉出一些韵味来。有时先想了题目,再慢慢开始构思文章,有时反过来,文章写完后,再思考冠一个怎样的单字标题合适,是有趣的思考过程。希望本专栏的读者们,也可以看到标题后,先胡乱瞎猜一通这篇文章到底是写了啥,尽情地想象想象,然后再点进去读个究竟,无论反差是大还是小,也不失为一种小小阅读的乐趣吧?




作者:猫伯爵

本文系heysome.com独家出品,转载请注明作者与来源



标签: 猫伯爵
喜欢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