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都是前所未有

MENU
首页 单车 照相馆 体验馆 我们 SOMELIFE
首页 > 资讯 > 骑行在阿尔卑斯的蒂罗尔 · 第三天

骑行在阿尔卑斯的蒂罗尔 · 第三天

2015-01-28

8231

阿尔卑斯山脉在骑行者中是如此的著名,甚至一个刚刚对骑行感兴趣的人也能就这阿尔卑斯的话题侃侃而谈。数不清的辽阔无垠的景色,魔鬼一样的爬升,和在那些陡峭破路上所发生过的传奇的比赛都让人乐此不疲流连忘返。在我们最近一次骑行中,我们前往了意大利和奥地利边界的蒂罗尔(Tirol)地区,让我们通过Szymon的笔和Piotr Trybalski的镜头来看看这段神奇的旅程。


因斯布鲁克(Innsbruck),蒂罗尔的核心所在。太阳慢慢从后山爬了过来,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无比寻常的一天又将开始。但是对于我们而言,截然不同。我们将要一扫昨天的困顿与阴霾,继续骑行。我们这条路线的起点和终点都选在了奥地利,但是中间有一半的时间是在意大利境内骑行。在阿尔卑斯的山脉里计划出一条骑行路线可没那么容易,因为这里的路总是连接一个又一个山谷,上下起伏。在地图上看起来很容易的山路,等你实际骑起来就会痛苦万分。起码我知道我们今天的路就很充满着挑战,一点都不平坦。


今天我们第一个热身就是勃伦纳山口(Brenner Pass)。跟今天后续那些等待着我们的艰险爬升相比,这真的太轻松了。我们听着Jarek给我们讲他作为车队副将和我们心目中那些明星搭档的故事,心情激昂。结果激昂了没多久,强风就开始毫不客气的往我们脸上打,这让我们每骑行一米都变得艰辛异常。


我们彼此靠拢,拼命地瞪着脚踏好像我们就要被大集团给甩开了似的。Dminik正在做他所能做的一切,我努力冲到前面也就领骑那么几秒,马上就不行了。也就是Jarek在,如果没有他,我估计我们直接被吹回因斯布鲁克了。

一番艰苦的斗争之后,我们误认为又翻过了一座山。结果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座可爱的小镇,布伦内罗(Brennero)。但是这会儿茶歇好像有点早,我们都没想过这时候就休息。我们只是想赶紧摆脱这个地带无穷无尽的逆风和侧风,抓紧上路咯!

又往前骑了不知多少,看来这回我们是找到了我们计划中要达到的山峰:Jaufenpass(意大利境内蒂罗尔南部的一座山峰)。

群山扼住你的咽喉,让你喘不过来气。但是我们没有理由去抱怨—这可是我们自己想要的,一种自虐的快感。毕竟只有100公理的路。我们一点都不着急,重点看起来离我们也不远了,太阳还高高挂在空中,一切安详而美好。

在我们爬坡的一路上,不断有牛儿平静的品尝着鲜草。他们还不时纳闷的看看我们,我猜他们肯定在想,这三个傻子干嘛不躺在草地上歇着呢。

从我们身边经过的摩托骑士们估计想的也是同样的事。Jaufenpass山是一条著名的赛道。没人在这里欣赏自然风景,他们都把引擎推到了极限。这跟我们的风格可不一样,我们还需要不断注意着自己的背后,这些摩托骑士们觉得骑在路中间才是好主意。

我们花了1个半小时才爬到了第二个山口。之前的强风不见,可是陡坡却悄然而至。这段破路真的太可怕了,你需要一段慢长的攀登,才能迎来一个小小的平台作为奖励。


山上的草场之间,我们骑行在林间狭窄的通道里,最终达到了Passo Giovo,海拔2094米。山顶上拥挤的咖啡馆里坐着的尽是忙碌的摩托骑士们。我们满足的深吸了一口气,在我们骑下去之前,享受这美景。

Jaufenpass的南坡一路上都是难以描述的美景。整个下坡路段,你都能看见两侧山尖夹着谷地不断绵延。美景不胜收,你的眼睛会不断尖叫。当然了,除非你和Jarek和Dominik搭伴,他们是各种急速下坡的类型。


所以我都没怎么看景,那个速度你根本分不了心。更何况摩托骑士们可能忽然就出现在你的对面了。只有对面有摩托驶来,我们身后的摩托根本就追不上我们,尽管他们有更强劲的引擎,没人能够超过我们。这种兴奋持续了大约半小时,我之前从来没有体验过。

阿尔卑斯从某个角度看其实很简单。这里有的就是山谷和山峰,爬坡和下坡。什么时候休息茶歇这种事也简单的要死,你只有两个选项,要不就在山脚下,要不就在镇子里。在我们错过了太多休息点之后,我们决定坐下来歇歇。

这些山路会耗尽你身体里每一卡热量。我们停在了圣莱昂纳多(San Leonardo)一座美丽的,典型的提洛尔(Tirolean)城市,这里的咖啡馆超级多。我们尽情享用咖啡和薄皮苹果卷,经历了这么多艰难的爬坡之后,我觉得这是应该给自己的奖励。

我们三个人都觉得很疲惫,吃完了一小块蛋糕,又想来一大块。想想还有那么多坡要爬,最好还是别吃那么饱,也别带东西。我们还是打起精神,去征服下一个山口。今天的旅途越来越难了。

我们从一个山谷出发,冲击我们头顶的一座雪山。Timmesjoch,Passo del Rombo,他的名字可能不被很多骑行者所熟知,但是这段路真的可以和那些著名的山地路段相媲美了。
它开始的时候很缓和,但是过了一会,缓和就被很多急弯、陡峭的坡度所替代。很快我们的腿就清楚的告诉我们这座山将给我们带来之前从未有过的艰苦。我们没法和它讨价还价,只能默默低头骑行。


为了分散我们爬坡的痛苦,Jarek开始给我们讲他职业生涯的小故事,他过去是如何训练的。他告诉我们他是怎么携带那些水壶的,他如何决定他领骑的速度什么的。我们把自己除了听觉和视觉之外的感官都关闭了,一边大口喘气,一边想象自己就是跟他是队友,怎么和他配合,变成他故事里的一部分,用以熬过这艰难的时光。


慢慢的,我意识到面前的山,环绕自己的山是如同怪物一般的存在,即使最好的副将也无法让你感觉好一点。每个人都骑行在自己的节奏里,自己的沉默中。天空远处黑云欲来,摩托骑士也不见了踪迹,没有汽车,没有路人。山里只有我们,我们也只有群山为伴。


Passo del Rombo的最后部分不同于我所见过的所有路段。那条路好像挂在峭壁之上,悬崖和我们咫尺之隔。我们也不确定我们爬了多高,距离山顶还有多远。只有路边的积雪让我们意识到我们已经在很高很高的地方了。

在我们到达今天的最后一个山口之前,我们必须通过一段幽暗的隧道。意识到终于快要结束今天的旅程了,这让我们的身上激素飙升。我扶着弯把,锁定Jarek的后轮,他可不等任何人。

最后我们到达了Timmelsjoch蒂默尔山口。海拔2500米。天空已经覆盖了铅色的云彩,风呼啸而过。下坡的一路,我和Jarek都疯了,我看着码表,上面分明显示着99KM/H。Domimik在后面说,他看着我们,迅速的就消失在他的视野里了。




原文文字:Szymon Kotowski 
原文图片:Piotr Trybalski
原文链接:cyclingtips.com.au/2014/09/roadtripping-tirol/
编译:怪猫如我 
转自:700BIKE






喜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