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都是前所未有

MENU
首页 单车 照相馆 体验馆 我们 SOMELIFE
首页 > 资讯 > 猫伯爵专栏丨联

猫伯爵专栏丨联

2016-06-10

407515


ISSUE 17small.jpg


如今的年轻人大概很难想象,在没有手机的年代里,朋友同学之间是怎么联系的。虽然好像应该很不方便,但记忆中却很少有被人放鸽子或者半天都找不到对方的情况。就算到点后对方没有准时出现,也不会像现在这般着急,电话短信微信一个个催过去。如果手里有几个硬币的话,就慢悠悠地找个公用电话给打去对方家里,问下叔叔阿姨“某某同学出来了吗?”,或者就等上一会儿,当时的人与人之间好像有一种相当宽广温存的信任与默许。

 

更早些的时候,不少人家中甚至都还没装座机。虽然不至于到要飞鸽传书、拍电报的地步,但联系对方还是会需要人力代劳。有好几次我试图约同学出来玩,一个电话过去接通的竟然是弄堂口的传呼电话亭。

找几号!”通常传呼电话亭里接电话的都是嗓门洪亮中气十足的大妈。
额……我找我同学。” 
你同学我也要知道他住几号呀?”
额……我不知道他住几号。”
不知道几号?那姓什么?”
我姓郭……”
谁问你了,你同学姓什么?”
哦哦,姓张,叫张xx。"
老张的儿子?那你找他有什么事?”
那个,大家计划周末下午三点去汤姆熊,问他要不要来……”

什么熊?……你等下哈,我去叫。”

不一会儿话筒里就传来不远处大妈洪亮地吆喝声 “24号,张xx接电话!你同学汤姆熊找你!”。此时此刻我只想落荒而逃,但都耗了这么多时间了,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等着。有时同学迟迟不来,我就这么在电话机旁依着,话筒里时不时传来弄堂口来往行人车流的叮当声,摆摊小贩的叫卖声,以及同在电话亭里打电话的陌生人的交谈,听着听着叫人渐渐忘了身在在何处,直到传来同学气喘吁吁的一声“喂?”

 

升上初中后,同学之间就更爱煲电话粥了。但在家里长时间抱着电话,总免不了被父母唠叨。大人的质问其实很有道理,“不才刚放学咋又有那么多话要跟同学讲,要说等明天上学了再说不行吗?”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十分钟前才在楼下路口和小伙伴分手,刚回到家就又突然有了很多想法从脑子里冒出来,迫不及待地想立刻与对方倾诉。于是打电话的标准借口就是成了“问作业”,也不知道多少次因为这作业“问”得过于频繁,等月底电话账单寄来时,总免不了要被父母臭骂一顿。

 

后来再长大一点,也不再满足于只能窝在家里和朋友联络,便开始互相约出来满城市地跑。90年代上海的人民广场,有一块高耸的电子屏幕,无论从哪个方向望去,老远就能看到,人称『大屏幕』。记忆里无论什么时候,这块屏幕下总都站满了人。也不知谁发起的,总之当年上海人只要约见面十有八九就是“人民广场大屏幕下见”,也不管先去人民广场会合后再去其他地方到底在时间上划不划得来。直到很多年后,偶尔和比我大好几届,身处不同学区的学长们聊天时,发现对方在学生时代约人,竟然也都是“人民广场大屏幕下见”,不由感叹这真是上海滩一大经典。如今城市的变化快得令人错愕,今天还在这个街角开张的电影院,下个月可能就不复存在。总觉得政府应该再把『大屏幕』恢复出来,好让上海人民能世世代代延续这个“人民广场大屏幕下见”的传统。不像现在,城市哪里都是xx广场,xx百货,地标越来越趋于统一化。有时去朋友家,告诉对方我在“你家楼下的全家便利店门口”,结果对方又反问我“哪个全家?我家楼下有三个全家。”

 

以前的大人小孩白天各自外出上班上学,回家的时间也都很固定,就算要偷跑出去玩,心里也有个最晚界限,知道超过会让家人担心,因此也都按点归来。可在如今交流成本越来越低(几乎到了免费的程度)的今天,联系的过度便捷终于也导致了人们焦虑情绪的大幅提高,以及太多容易被他人介入私人日程不满与担忧。

 

例如在有了手机之后,现代家庭的成员很快被分成了三类。一种以『孩子怎么不接电话,是不是死了!?』的父母焦虑派;而另外一种则是以『 能不能不三天两头打电话给我 』,不愿意时时被大人监控的淡定晚辈派,以及『 这玩意儿怎么用?』的祖辈派。三方都持有手机,可对联络他人的态度却大不一样。父母认为手机响了就要接,不然花钱买手机给你有什么用。但孩子们却辩解道,例如去洗澡了,正在听音乐,总之生活里没有接到电话的正当理由可以有一万种。所以一旦科技所赐予的『随时联络』功能,被人们任意等同为『随时进入对方的生活』的权利,那也势必会引发各种原本不会存在的纷争与猜疑。

 

这几年里,随着『微信』以及各种功能远超传统电话短信的社交媒体软件的爆炸性发展,更加使得联络的便捷,逐渐演变为成为生活里即无法摆脱,却又难以舍去的烦恼。好比你要是不用微信已经很怪了,但如果没有微信那简直更怪。眼下各大公司都拼命希望推出一个可以垄断用户的强大产品,但市场的广阔和自由却又注定了会有千万个这样的APP不断地冒头,于是人们被迫在微信/QQ/博客/朋友圈/校友录/群/微博/私信等等账户之间疲于奔命。

 

例如某个朋友过生日,原本只需一个电话就可以完成的联络,如今都可以被所谓的高科技搞得复杂不已。现在这个生日邀请会先以微信的形式提醒我QQ上有人给我留言,于是我不得不开电脑登录QQ(还得被强迫看一轮广告),结果却发现朋友在QQ上只是发给了我一个链接。我只有冒着电脑中毒的危险点击链接,才能发现那是朋友用来计算生日派对来宾人数的统计软件所在的网站。可我想回答『去』还不行,网站又跳出窗口请我先注册会员才能继续操作。无奈之下,我决定注册会员,可又发现自己的用户名已被使用了。十分钟后,我终于想起来原来这个网站A的前身是网站B,而网站B我几年前已经注册过了。于是我试图重设密码,可新输入的密码又被系统告知保密程度不够……所以最后,我精疲力尽地打电话告诉朋友,我原本挺想来参加你的生日聚会的,但是我现在已经累得不想去了。

 

据说下一代的孩童平均拥有智能手机的年龄是十岁,大人和媒体对此焦虑重重。但我却反而觉得,既然是和智能手机以及发达的网络共同成长的一代,那他们对世界以及人际关系的体验注定已和我们全然不同,这将是他们生活的日常。甚至我想未来的人类也许很快就会再次进化出一种适合长时间看屏幕以及久坐的身体。而迟迟无法追上改变的频率,或者过度依赖这些科技的,反而是正在目睹科技变革的我们。

有时我很想换一只老人手机,或者干脆不用手机微信等一切软体。可现实却几乎已经斩断我这妄想时间倒流的念头,我一个人不用手机很容易,但我又有什么权利强迫周围的想要和我保持联系的朋友一起放弃生活的便利,回归到过往的年代呢?而且如今就连老人手机的功能都快要赶上个人电脑了。可尽管如此,我还是深深怀念着那个人们满足于简单联络的年代。在周末的那天提早十分钟来到人民广场的大屏幕下,背着水壶和书包,看着周围来往的人群,心怀微小的不安与期待,静静等待着友人的到来。


作者:猫伯爵

本文系heysome.com独家出品,转载请注明作者与来源

 


喜欢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