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都是前所未有

MENU
首页 单车 照相馆 体验馆 我们 SOMELIFE
首页 > 资讯 > Guatemala /危地马拉/ 到底在坚持什么,不到紧要关头是很难说清的

Guatemala /危地马拉/ 到底在坚持什么,不到紧要关头是很难说清的

2018-01-18

3743021

 专题:与Anna并肩[07] 


SOME将在近期一段不短的时间里,和你分享这个来自德国,名叫Anna的少女的骑行旅程。

以行者的眼光看世界,生活的方式不止一百种。


 ANNA-LUISA BECKE 


Guatemala /危地马拉/ 似乎比墨西哥更像墨西哥。他有着玛雅文化的气息,像是一本摊开的有关拉丁美洲的书。每个遗址都有自己的特色,拼凑起来就是一副玛雅历史的复杂图景。


 Guatemala 危地马拉 

位于中美洲西北部,西濒太平洋,东临加勒比海,北与墨西哥接壤。境内多山地和火山,沿海平原土壤肥沃,北部森林覆盖率较高。旅游中心有阿蒂特兰湖、老首都旧危地马拉、古老的玛雅城市蒂卡尔和一些其它著名的城市如克萨尔特南戈和奇奇卡斯德南哥危地马拉首都危地马拉城古迹名胜甚多,如著名的西班牙时代圣海梅大教堂,古代玛雅人建筑物卡明纳尔胡尤遗址等。玛雅遗址为著名的旅游胜地,被人们称为“玛雅文化的摇篮”。阿蒂特兰湖位于首都危地马拉城的西南部,该湖被认为是“当今世界上最美丽的火山湖”。


Anna去到那儿,骑车穿过北方的低地,一路到高坡,多行驶轻盈的路线,而那些路线带他们领略了隐藏的土著村庄。越来越多的孩子前去打探,还吆喝着他们的父母一同靠近。它们毫无例外的成为了村庄的中心。做饭的时候,会有妇女提出疑问,问她要做什么菜并观望全程。


住在那些村庄的人都很安逸,生活没有什么波澜。没有自来水,也没有适合上厕所的地方。洗澡和洗衣服都是在同一条河水里。常看见女人们将水桶顶在头上,闲庭信步的走回家。男人们则要负担更加沉重的木材,即便是十岁的孩童也是做着一样的劳作。


“落日撒在他们脸上,连同洒在他们向我们挥舞的手上和好奇的眼里。”


到达Guatemala没多久,Anna就受到Amoeba/阿米巴虫/的侵害,而这并不是第一次发生,她在游记中写到过不下三次类似的经历。寄生虫的反复袭击,身体和抗生素一并抵抗着。这一波病痛暂时削减后,Anna也放慢了步调,去到 Lake Atitlan/阿提特兰湖/边的一个学校,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西班牙语的学习。在那期间,他们住在当地人家里,一起吃饭,观察和学习他们的生活方式,通过晚餐后的闲谈获得独一无二的“私人教学”。虽然相比平时的月平均消费着实高出许多,但十分值得。


 Amoeba 阿米巴虫 

原生动物门肉足纲根足亚纲变形虫目变形虫科的一属

阿米巴原虫病主要是由溶组织内阿米巴  / Entamoeba histolytica / 引起的一种高发病率、高度致病性的人兽共患寄生虫病。

该原虫多寄生于人和动物的肠道和肝脏,且以滋养体形式侵袭机体,引发阿米巴痢疾或肝脓肿。


只不过,不出几天身体又出现了异常。不愉快的感觉又再次袭来,像是没有终点一般。身体的不适和对不适感的不安带来了停不下的泪水。心中没有动摇是不可能的,毕竟家里有舒适的环境和可以照顾她的家人,但又有更多的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半途而废,不甘心放弃这个她刚刚真切喜欢上的异域。更重要的是,她想由内心来决定何时回家而不是受困于身躯。那一段时间她都处于跌入谷底的状况,反复的病情和焦躁的心绪中很难寻求什么内心的平稳。


在她思索所有的备用方案时,身为内科医生的父亲发来了建议方案。大概是用了不适合的抗生素和消炎药,导致没有将所有的阿米巴虫的卵都杀死,才不断反复发病。改变治疗内容后,她慢慢的恢复,希望和喜悦又重新开出了花。



-


人,都是被肉身包裹住的精灵。它是软肋也是庇护。容纳所有的绮丽梦想、疯狂的、乖张的、懦弱的、决绝的。但当躯壳受到攻击,人性里所有的脆弱分子都在嚣张,无处可逃。




 ANNA 专题 | 往期传送门 

[01]别做梦,去实现 

[02]不错的经历,多半是作为日后的参考而存在的

[03]谁还不是一边独自前行一边找寻陪伴

[04]这一刻的煎熬也会是下一秒的渴望

[05]有人看见纷扰有人看见好时光

[06]墨西哥/不要因为未知就对友善躲闪




编撰:IZZIE

排版:IZZIE

图片来源:ANNA-LUISA BECKE

查阅:https://www.radmaedchen.com/

本文由heysome.com独家撰写,转载请标明出处。



喜欢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