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沿途法兰西,教堂下面的欢声笑语

2015-05-01

3711769

大切离开欧洲之星的时候两人就已经在巴黎北站了,向南四五公里就来到塞纳河畔和架在上面的心锁桥。这桥原名Passerelle Solférino,就是电影《惊天盗魔团》结尾处绿巨人马克·鲁法格与地道的巴黎80后女演员梅拉尼·罗兰含情对话的地方,一个国际刑警知道了一个FBI的秘密,Zou和兔爷也看到了各式各样的写满爱语的锁,它们的钥匙说不定就在河底。


莱茵河 (2).jpg


莱茵河.jpg


PIC_20150328_175956_91D.jpg

塞纳河上的心锁桥

 

由此再向西走两个多公里就到了卢浮宫,那里的辉煌和故事自然不必多说。Zou在贝聿铭的金字塔前翻了几个跟头,那意思不只是你这样的华裔建筑大师才能颠覆这个广场,在这几块玻璃下面也真的会有抹大拉的玛丽亚的坟墓吗,恐怕只是小说而已,当然也是无暇考证的。



PIC_20150328_183644_D8B.jpg

Zou在金字塔前


法国最有特色的拖车标志.jpg

法国独有的拖车标志

 

待天色渐晚时,Zou带兔爷反向北去,绕开巴黎北站一直到五公里外的18区蒙马特山顶,圣心教堂(法:Basilique du Sacré Coeur)。还有四年不到的时间,这座洁白的罗马天主教堂就已经俯瞰巴黎一整个世纪了。它的风格兼具罗马与拜占庭艺术,还承载着无产阶级革命的巴黎公社起义,《国际歌》也由此产生。Zou他们确实看到了不少人在那里唱歌,只不过人们还在喝酒,还在肆意地谈情说爱,就在大教堂下面的台阶上坐成一排又一排,观看着一些人的表演。很多人都说巴黎啊意大利啊给人感觉很乱,好像稍不留心就会被抢劫之类,但其实并不是这样的,当Zou他们真的和那帮法国人一起唱一起跳一起自拍,所有这些无聊的传闻都会烟消云散了。


圣心大教堂.jpg

圣心教堂


在欢快了许久之后,又是一个朝西的四五公里,夜已深,经瓦格兰大街至凯旋门,再向南不到三个公里,重遇塞纳河,埃菲尔铁塔和战神广场。


IMG_9967.jpg

SOME和埃菲尔铁塔

 

在法国的第二天,两个人驱车离开巴黎至里昂,一路风景,两个人的对话都不如这些难得的照片。


IMG_0191.jpg


IMG_0175.jpg


IMG_1283.jpg


IMG_1384.jpg


富维耶山.jpg

天主教富维耶圣母院

 

位于里昂西侧的富维耶山,公元前43年就已经被罗马殖民,现在坐落在这里的是天主教富维耶圣母院(Basilica of Notre-Dame de Fourvière),这里,是比巴黎铁塔还要高的里昂最高点。

 

雨中的里昂老城,有两条河流穿城而过,一条是法国五大河流之首的罗讷河(法:Rhône),一条是发源于东北孚日山西部的索恩河(法:Saône),两条河既将里昂分为老城和新区,也在里昂南部交汇。


圣让主教堂 (2).jpg

位于索恩河畔的圣让首席大教堂

 

兼具中世纪和哥特式风格的圣让首席大教堂(法:Primatiale St-Jean),它用了三个世纪才建成,那已经是将近一千年以前的事情了。


在这下雨的里昂,Zou和兔爷进行了简单休整。在法国的这两天时间他们已经在历史中穿梭了太多个来回,欧洲的国家和种族总是错综复杂的,一块只排名世界第六面积的大陆却是世界人口第三大聚集区域,而且如今你能见到的绝大部分神话传说都来源于此,Zou相信,所谓的“来源于此”,真的就是在这块土地上的每一寸,都囊括着和群体有关的故事。所以它也兼收并蓄着每一种文化,每一个王子和街头流浪汉、每一个主教和裁织的主妇,他们都能平等地走在同一条路上,顺路的话还能结伴而行。他不知道兔爷是否也有这样的想法。他猜,她一定有。

 

而转天,向东二百三四十个公里之后,就是击破所有这些思考的阿尔卑斯。


G0110342.jpg


PIC_20150331_113049_3A6.jpg


这里已经是法国东部大区罗阿大区(罗讷-阿尔卑,法:Rhone-Alpes)最边缘的上萨瓦省(法:Haute-Savoie),可能这一长串地理名称就如同外国人知道“北京”却对“河北”和“华北”完全不了解一样,人们更多去关心的,还仅限于万人瞩目的那个亮点。而那一天两个人似乎没有运气,Zou和兔爷在霞慕尼(法:Chamonix-Mont-Blanc)这个拥有欧洲最高最好,能从山脚直达高度3842米南针峰的缆车面前碰了壁。


chamonix.jpg

阿尔卑斯下的上萨瓦省


IMG_1650.jpg

霞慕尼的红色小火车


IMG_1649.jpg


IMG_2876.jpg


G0230619.jpg



他们已经乘坐红色小火车来到了这块世外小镇,已经充分领略到镶嵌在群山中的冰雪感受,霞慕尼是一块地处法瑞意三国交界、拥有刺激的登山滑雪、萨瓦式火锅、雨果歌德雪莱等众多文化名人足迹的只有一万多居民的小城市,当大雪封山摆在Zou和兔爷面前的时候,霞慕尼的精彩已经足以替代不能攀上勃朗峰(法:Mont Blanc)的遗憾。


评论

69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