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捷克气息,世界遗产的一呼一吸

2015-06-13

3536634

维也纳向西北80公里处就是奥地利与捷克的边境线。再约160公里之外,就是位于库特纳霍拉(捷:Kutná Hora)小镇中心偏东北部,在1995年列为捷克十二个世界文化遗产之一的人骨教堂(捷:Kostnice v Sedlci)。


IMG_2202.jpg


这里最开始只是当地简单的天主教西多会(Cistercian)教堂,在拥有耶稣受难地泥土的1278年并不是现在这样的风貌。68年之后,诱发日后文艺复兴薄伽丘写出《十日谈》的黑死病肆虐欧洲,霍拉小镇当然也未能幸免,黑死病夺走了当时每4个欧洲人中的1个。加之1419-1434年的胡斯战争(捷克农民战争),有些地方为了埋葬尸骨甚至将之前已经入土的尸骸起出,由此,大量人骨无处安放。


直到1870年,当地木匠František Rint受雇于奥地利皇室贵族黑山(Schwarzenberg)家族,将已经积累至40000人的累累白骨建造成如今展示在世人面前的人骨教堂。


Zou说,他们抵达时天气明明很热,但一进入教堂便能感觉到异常的阴冷,而且很压抑。


教堂厅堂



František Rint的人骨签名



人骨吊饰









离开人骨教堂,Zou和兔爷开始向西北出发,80余公里之后来到捷克最大的城市,即在柏林墙倒塌后发生过“天鹅绒革命”的捷克首都——布拉格(捷:Praha)。而其实在1918年,这里就是当时的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的首都了,更早的慧眼识珠者是查理四世,9世纪下半叶,神圣罗马帝国也在此建都。


捷克的母亲河沃尔塔瓦河(Volta watts River)将布拉格分为新老两个部分,2013年整座城市更是破天荒地成为首座世界文化遗产城市。这既是影响过表现主义作家卡夫卡和擅长实践“复调”理论的米兰昆德拉的布拉格,也是尼采口中“最神秘的城市”。


在进入老城区的路上,Zou和兔欣赏到十分美丽的樱花,二人在美国大使馆附近一家酒店落脚,开始了散漫随心的行走。然后,不知不觉走到了皇室所在地布拉格城堡,即使现在也是捷克总统的居所。由于已经傍晚,尽管很内部的地方无法参观,但城堡可以随意进入,融合哥特、巴洛克和文艺复兴风格的圣维塔大教堂(Katedrala sv. Vita)、位于圣乔治大教堂和玩具博物馆之间的黄金巷,一百多年前,卡夫卡正是在此“遭受了我一生中最沉重的伤害”。


布拉格全景




小路里的有线电车


IMG_4794_副本.jpg

圣维塔大教堂


IMG_4798.jpg






查理大桥


夜色中的布拉格城堡




逛过一圈之后二人耐不住寂寞又来到附近酒吧,很清净,只有一桌客人。他们点了几支当地啤酒,一瓶红酒,听着环绕的古典音乐打牌聊天天南海北。等那桌客人离开之后微醺的酒吧老板过来问Zou可否加入谈话,三个人喝着聊着又过了三四个小时。


18392_943166_副本.jpg


就是这样一个酒吧老板,说着他是怎样爱上红酒,又怎样因为红酒找到爱人,又是怎样回到家乡开起这间酒馆,很Mission Impossible,很布拉格。





评论

34 条评论